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只要有你在,我心依然年輕


那些過去,那些曾經,終成為從未盛開過的花朵,你我在馬拉松的青春跑道上安靜謝幕,以為一生長青的情感,在阡陌流年的香港一日遊時光裏逐漸封塵……——謹以此文,致我們曾今擁有而又逝去的青春。

在人群裏,一眼就認出了他,雖然與他隔著遙遠的距離。

從來沒有想到,與他的再次重逢,是在20年後。

他笑了,她也笑了,彼此寒暄,談笑自如,誰都從沒有提及過去。他們表現的很坦然自若,但是,好像彼此不敢對視彼此的眼睛。

是膽怯嗎?還是時隔多年,相互之間多了一些陌生?好像都不是,好像還是當年的未語含羞。

二十年的光陰哦,仿佛就在彈指之間。像一首柔柔的月光曲,柳葉間篩落的銀色的記憶,細軟的微風輕輕吹過曾經的時光,那點點滴滴的懵懵懂懂的心事,粘在了青春的睫毛上。回眸時,依然淚眼婆娑,感慨萬千。

該用怎樣的感受重溫一次初相遇,只記得朦朦朧朧情思裏,搖曳著絲絲縷縷的漣漪。儘管不是顫抖的思念,卻是掛在遙遠的天際的美麗心事,藏在玲瓏剔透的心房裏,二十年不曾與他人言說。回憶,淡淡的,不悲不喜,只為流年,只為曾經,在最美的年紀,喜歡和愛糾纏的時光,記憶的他,一直是他年輕的模樣。

那是一段青澀、單純、美麗、朦朧的年華,是他,在她青春的記憶裏雕刻下了深深淺淺的足跡,是他,用一幅青春的畫卷豐盈了她生命的旅程。回眸時,儘管各有歸宿,但那一段美好的往事,一直是她歲月長河裏一道永遠閃光的風景。

她和他是同窗,中學畢業那年,也就是在那一年的春天,青春裏有一種莫名的心動在血脈裏萌動蘇醒。那應該是十六歲花季的年齡,好像忽發對他突發產生了一種好感。開始注意他,每次他走進教室,她都不敢抬頭看他,但是當他從她身邊走過的時候,她卻會低著頭悄悄看他的腳步慢慢走到自己的座位。

那時,他一手灑脫硬氣的鋼筆字和粉筆字讓她欽佩。在後面壁報上刊登她的詩文,是他親筆寫的,她都會默默欣喜,感覺自己的文字被他看重很是歡喜。

畢業那年,是一個炎熱的六月,她斗膽首先提筆給他寫了一封信,其實信的內容很簡單,單純的沒有一句表達愛慕的脫髮意思。他收到信後,馬上給她回信了。她很興奮,從字裏行間她也能讀出他對她的一份欣賞和傾慕。她非常喜歡他寫的字,喜歡閱讀他流暢的話語,喜歡這份乾乾淨淨的信箋。還記得當時他倆每次在信的結束時,都簽上一句名人古句“但願人長久,千裏共嬋娟”。

炎炎的夏季並沒有讓兩顆心感到絲毫的疲倦,蓬勃的朝氣與愛慕在彼此心跡裏心照不宣。

那一年的整個暑假,她都在寫信,盼信,回信,是那些殷殷地期待與友好地回報給了她無數的遐思,驛動的青春啊,在那個年代,別樣的花絮在心底悄然盛開。

相互傾慕與期待,來形容他們在這段年少無羈年華裏結出的美好感情最為合適了。從那一年,乃至過了好幾年,他們都將這份情感藏在心裏,從沒有間斷書信往來,也從沒有一語說破真正的喜歡。在那份記憶裏,沒有山盟海誓,沒有澎湃洶湧,沒有傷害與憂傷,沒有哭泣與傷痛,好像一路上都是平靜的湖光山色與雲淡風輕的奇葩風景。

後來多年以後,才清楚,那時候的自己,是青春期的一種隱約朦朧的心境。原來,那是對異性的一種好感吧!

但是,兩人相處好幾年,沒有幾次見面,沒有過牽彼此的手,沒有過觸動心靈的彼此對視,遙想當年,兩個人最近距離的接觸,就是她曾經有一次坐在他的自行車後面,說了一些羞澀而靦腆的言不由衷的話。現在想起來,真的感覺很單純而又好笑。

默默傾心了好幾年,沒有表達,沒有言說,任時光靜靜地從身邊流淌。

也許,那是一份成長,是一段長大的經歷,不該發生的從沒有發生。

當長大之後,疏離,好像是青春萌動時最為美麗的結局。從沒有開始,也就說不上結束。所以,當一份情感化為句號的時候,一切,都註定成為多年後一份最美的回憶。

後來,她在最後一封信裏說:“那些過去,那些曾經,終成為從未盛開過的花朵,你我在馬拉松的青春跑道上安靜謝幕,以為會一生長青的情感,在流年時光裏逐漸封塵……”

他不甘心所有的篇章都不成詩句,不甘心所有的等待都成虛空,不甘心所有的心曲都成過去,不甘心所有的美麗都不成記憶……他沒有責問,沒有氣惱,他知道在這份清澈的感情裏,沒有輸贏。考慮了三天,他給她寫了最後一封信。

她收到時,翻閱了半天,卻發現裏面有三張白紙,除此之外,還有一張敘述了柏拉圖講述的愛情故事的信紙,故事是這樣描述的:

“據說,有一天,柏拉圖問老師蘇格拉底什麼是愛情?老師就讓他先到到麥田裏去,摘一棵全麥田裏最大最金黃的麥穗來,期間只能摘一次,並且只可向前走,不能回頭。柏拉圖於是按照老師說的去做了。結果他兩手空空的鋁窗維修走出了田地。老師問他為什麼摘不到?他說:因為只能摘一次,又不能走回頭路,期間即使見到最大最金黃的,因為不知前面是否有更好的,所以沒有摘;走到前面時,又發現總不及之前見到的好,原來最大最金黃的麥穗早已錯過了。於是我什麼也沒摘。老師說:這就是愛情。”

當時,她收到那封信的時候,她不知道這個經典故事裏那個摘麥穗的人是在說她,還是在形容他自己。她無從考究,也不想再追問。他們的分手,他沒有挽留,也沒有說再見,沒有說句安好,沒有道聲珍重,沒有痛不欲生的生死別離,沒有悲天憫人的無限感慨,仿佛就是在青春轉彎的時候,彼此不經意的轉身了,於是彼此向不同的方向行走。而且越走越遠,一晃毫無音訊20年。

也許,在青春裏本身就沒有誰對誰錯,在迷離飄舞的流光裏,隨處可尋的都是一枚枚的楓葉。不是楓紅,是青澀的葉子。

不成熟,才天真,不世故,才單純。

而今,一晃多年,沒想到在一個特定的場合與他重逢,才知道什麼是流光輾轉,物是人非。

千言萬語,留在心裏吧!所有的想明白卻一直不曾明白的話語,依然讓它隨風而去吧!

什麼才是美麗?將一份美麗的情感裝在聖潔的心裏,依然彼此傾慕,不去言說,不管歲月如何變幻,依然保鮮著20年前的年輕與浪漫,縱使不再是當初的容顏,卻永遠帶不走生命裏最初的春天。

她將手裏一束聖潔的蘭花,放在離他不遠的桌子上,她想:讓我把這抹淡淡地情思,獻給彼此紀念的逝水年華吧!再過20年,只要有你在,我心依然年輕!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リンク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