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雲之彼端,我在等待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追問那時的妳我,迷失在了哪裏。忘記了曾經的夢想,遺落了過去的誓言,如今的妳可還好?

說不出的憂傷,似乎壹不小心,便把我淹沒在恐懼之中。奪眶而出的淚水,卻怎麽也流不來,難道真的只是強求的愁思嗎?本身晴空萬裏,瞬間便是愁雲慘霧,連開口的欲望都消失了。

有時在想,雲的彼端是什麽呢?夢想的彼端又會遇見什麽?看似伸手就可以觸摸的地方,卻怎麽也達不到。可我依然自信的認為,終有壹天會到達,萬裏榮光為我而傾泄。到達又是否註定著離開、、、、、、

沒有錦衣玉食的渴望,沒有風平浪靜的妄想,只想迎風賞月,純凈簡單。白衣飄飄的走在梧桐樹下,巧笑嫣然的牽著平凡的他,走過來時的路,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不問過往,不求未來,素心向暖,微笑淺行。平凡又是否幸福著、、、、、、

有沒有壹天,我會忘記曾經的誓言,心復雜的沒有壹絲空隙?有沒有壹刻,我會奮不顧身的離開,堅決的沒有壹絲的退意?有沒有壹個人,在我悲傷的時候,給我壹些微笑與安慰?顧慮重重,失去快樂的資格。我想有壹天,不論滄海桑田如何變遷,依舊像海邊的遺珠壹樣簡單純凈;我願有壹刻看看白發蒼蒼的父母,讓遠行的腳步,慢慢停下來;我愛那壹個人,無論天涯海角如何轉變,不離不棄百歲相守。牽掛又是不是壹樣安然、、、、、、

總感覺這輩子太長,卻走不到我想去的地方,空蕩蕩的;總感覺心在慢慢地冷卻,可找不到我想要的純凈,亂糟糟的。

雲之彼端,夢想是否依舊?
PR

舊城時光



1.以前在譚家讀初中時,那時剛學會上網。我還記得的願景村壹件事就是有個女生請我上了壹塊錢網。我是和另外壹個夥伴去的,雖然是我們叫她請我們,但她只請了我,由此可見那時的我還是有些魅力的,誰知道現在越長越殘。如果記憶沒出錯她應該叫伊和清吧。

2.陳君是我小學的壹個語文老師外兼職班主任。我想,但凡班上成績差的人應該都記得她,畢竟她對待學生的手段慘不忍睹,殘忍至極,讓人印象深刻,把她的面貌深深存在腦海裏。她最殘忍的手段就是就是掐脖子,指甲都能插進肉裏面,只聽說過入木三分,只體驗過入肉三分,那些年壹起體驗過的罪邢,真讓人不懷戀。她的長相本來就是尖酸刻薄樣,整天馬著個臉願景村,我讀這麽多年書,見過壞老師,沒見過她這麽壞的,不過還是祝福她,畢竟都過去這麽久了,也不知她現在在哪。

3.如果說這些年讓我覺得人品不行的怕是x君(名字早已死亡)。有壹次和他彈彈珠,那天我運氣也是爆表,把他的彈珠贏光了,可美死我了,拍拍屁股準備回家,誰知這不要臉的讓我把彈珠還給他,我當然誓死不從的跑了,他丫的竟然還和我賽跑,我也是年輕氣壯,他楞是沒跑贏我,但是,他跑我家來了,這都是些什麽人,有沒有節操願景村。誒,我也不想與他糾纏,就還了他,此後每次經過他門前就懷念壹通,這娃娃長大不得了。

最好的時光,在路上



我們都會想要那麽壹個小小的瞬間,想讓自己平淡的時光更值得被回憶!

——題記

人生猶如壹場旅行,我們壹直都在到達終點的旅途中,有的人在追夢的旅途上,有的人在通向幸福的旅途上,有的人在哲思的路途上……無論我們會是哪壹種,我們卻壹直都在,用沿途的印記來書寫自己的人生路。

身邊的很多人都選擇自己的旅行方式沿途前行,看著自己壹路上留下的印記,標示著自己壹路走來的痕跡。或許是為了內心的愉悅,又亦或許是為了逃避不安的現實,我想著壹切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在路上”。

日復壹日,年復壹年,回望過去,這座村莊,第壹次停留如此之久,再過幾個月,也就整整壹年了,遂想起那個只想壹心壹意留在這裏的我,沒有什麽特別的理由,只想就這樣靜靜地待著,繼續延續那個屬於自己的理想,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壹步壹步接近那個自己壹直向往的天堂。就這樣,不知不覺中,也在這座村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平凡的三點壹線,也讓我心裏倍感欣慰。想來很多人都與我壹樣,總有那麽壹刻,想要放棄壹切,只為那個屬於自己的夢,或許周遭有說話聲,汽笛聲,狂風暴雨的呼喊聲。但內心卻始終在不斷地告訴自己,就這樣,近壹些,再近壹些,忍忍就到了。

作為壹名旅行者,我很享受這種近乎與人隔絕的思考模式,來壹次屬於自己的旅行,靠著車窗,閉上眼睛,再睜開之時,仿佛有壹個微妙的聲音在告訴自己:我在路上。路上的人物景色,像壹張流動的小溪,在我眼前不斷地喘息。我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思考些什麽,卻情不自禁地愛上這種感覺。或許,只有思想不被約束的時候,我們才能的感受到真正的自由!看到或喜或悲的行人,看到逐漸褪去的風景,我的內心卻始終異常的平靜!

我們每天都在重復著三點壹線的生活,哪有多少時間和精力去領悟多麽新鮮有趣的景象。透過車窗看風景,有著壹股朦朧的氣息。忽然想起卞之琳的《斷章》“妳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妳,明月裝飾了妳的窗子,妳裝飾了別人的夢”。我亦或會在不經意間想著我在車上看風景,是否也有人在看著我呢?有時我們會在不經意之間,為別人築了個夢,成為別人畫裏的人物。人生有時就如同這窗外的風景,清晰又朦朧,壹邊走壹邊遙望,新鮮的空氣、有趣的畫面、還有那些走走又停停的行人。

到達車站,下車。整理了壹下衣服,擠進了川流不息的行人中,初夏裏每個人都能走出異樣的風景,街上的行人,像是壹座有壹座的精美的魔法雕塑,在不斷地舞動著阿娜多姿的身姿,不露神情也掩飾不了動感的旋律。在斑馬線上匆匆行走的人當中,有的人低頭把玩手機、有的人擡頭仰望天空、有的人俯身翻閱書籍、有的三五成群有說有笑……為了能快速到達目的地,在路上的時間不枯燥和乏味,每個人用盡了方式自娛自樂。想來竟也覺得很有趣,我們都在路上尋找那些令自己最舒適的方式,在這條的路上,我領略到了不壹樣的風景。

越過人行道,看到了壹對甜蜜的情侶。調皮可愛的小女孩用那燦爛的微笑融化了那個男孩,大腦裏飛快地閃過曾經屬於我的影響,我也有過這樣甜蜜的經歷,但卻也只是過去,下壹次來臨的期限或許遙遙無期。他們充滿愛意地看著彼此,有說有笑向前走去,我想在他們彼此的眼裏,想必他們就是彼此的整個世界。

這溫馨的畫面使得周圍喧鬧的汽笛聲、說話聲、音樂聲仿佛都安靜了下來,這壹個小小的瞬間突然令人想通很多。想來才真正意會到旅行的意義:並不壹定要去過多少城市、走過多少路、看過多少奇聞軼事,關鍵是看到了什麽人,遇見了什麽事,收獲了什麽東西。

手表的分針已轉了壹圈,快節奏的城市生活讓我們在不知不覺之中,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壹趟“神奇的巴士之旅”仿佛令人腦洞大開、心有戚戚。在這壹小時的路途中,我看到了很多,遇見了很多,亦收獲了甚多。突然明白,我們常說的人生就是壹場旅行,原來是我會錯意。旅行不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去很遠的地方,只要能讓心舒適和愉悅的路途,都是壹場旅行!

站在路口,四周披著玻璃幕墻的建築仿佛已沖上雲端,在陽光的映射下帶著點點星光。我看到了我的目的地,要去的地方就是那裏。前進著,路邊的風景不停地在倒退著,帶著希望,感受最好的時光,就在路上!

讓那些珍貴的記憶好好珍藏在我們腦海里


隨意整理過往的記憶,不得不觸碰那張藏在泛黃筆記本裏的信,像是親吻到了久違的戀人,壹樣的甜蜜,壹樣的溫馨,壹樣的值得珍惜,卻不經意間忽略了那份久違的傷痛。

觸動的心靈與妳的信交流,像是在閱覽傳說中的無字天書,外表像是蒼白無力的畫卷,潦草的字跡猶如神話中的黑白無常壹般醜陋,隱藏在字裏行間的那份真摯的王賜豪醫生愛卻如磐石般堅固,淚不自主地滑落,猶如剎那間流星劃過天際,蘊藏著憂傷的美。

又仿佛像是在鄉村清澈河流堤岸上的夜晚,倒映在河流中的月亮,宛如美若天仙的嫦娥面帶微笑翩翩起舞,阿娜多姿的身姿像微風拂過臉頰的樹枝,內斂中蘊含著溫暖,正竊竊私語地對我說到:“我懂妳的溫柔與執著,曾經終究只是曾經,值得珍惜是那份愛的記憶和那時幸福快樂的彼此。”

也亦如是在深夜經歷過噩夢洗禮後的自我,夢醒時分,映入耳際的是田野間嘰嘰喳喳的蟲鳴聲和狂風中樹葉聲,可憐與孤寂的蟲兒亦如我壹樣擁有悲憫的人生,他雖沒有天籟之音的歌喉與妙舌,但對於他的孤寂,落寞與理想,我卻能感同身受,他陰陽頓挫的語調是他的抱負與理想;我能體會他是怎樣去表達壹切,輕蔑凡塵俗世,輕蔑喧囂煩悶的世界,也拋棄了今生的摯愛,獨自承受追逐不可企及的夢所帶來的無可預知的災難,不舍卻愛莫能助;又像是我在碧雲洞偶遇的壹個奇景;外面看似壹望無際的熔洞,但裏面卻早被渾濁的汙水侵蝕得面目全非,唯有殘缺無余的軀殼被遺留,每次遭受洪水波濤洶湧般的洗禮時,它都能散發出凡人難以抗拒的正能量,像是情話,像是咒詛,像是祈禱,在雕空的石洞、沖擊聲中嗚咽,像鋼琴彈奏出來扣人心弦和諧韻律在安撫傷痕累累的心靈、空洞地回蕩在人心,但他卻有堅持不懈的耐力,巨石般的身軀去抵擋壹切天災人禍,附身凝視與傾聽,也許妳永遠無法想象,妳會聽到他那急促和脆弱的王賜豪醫生呼吸聲,如此驚天動地的秘密,如晴天霹靂般觸摸我的靈魂;又像是……但也我知道,朋友,我的比喻已經傾註了妳的內心,卻也不動聲色地表露了我內心的真情實意。也許任何人都願意傾聽別人自然與不做作的嗓音,可太過於自然的自我,卻也同時包裹著哪些妳難以接受的好勝心理,即使如此,我不得不在此加上屬於我自己的詮釋,因為值得托付終身,妳是家人,真實的自我才會讓妳壹覽無余。

妳曾說過:“大大咧咧,認真努力的我獨壹無二。”此刻,這話似乎猶如寒風刺骨,刺痛著我內心深處的每壹道靈魂,貌似世界末日般;像壹堆散落地面的枯黃的落葉,使我的靈魂裏掉下壹滴悲憫的清淚。

記憶裏,自信樂觀似乎是我唯壹的招牌,並不是沒有葡萄紅酒的顏色與韻味,也並不是沒有開朗自然微笑的模樣,我以為我的陪伴可以抵擋壹切來自於妳內心的脆弱與孤獨,可錯得離譜的自以為是成就了今天的彼此,而且,每每散步於那條殘留我倆彼此過往美好記憶的林蔭小道,我依然能清晰觸摸那時甜蜜,浪漫與溫暖的氣息,連帶空氣裏也彌漫著幸福的味道,同時也能感受到彼此陌路的不可逆的抉擇,道路旁依稀存有富有生命力的嫩葉與王賜豪醫生花朵,自然清新的氣息給予我繼續前進,追逐理想的力量,頃刻間,我微笑著向天空中的藍天白雲呼喊我知道只要我堅持繼續就壹定能勾勒屬於我絢麗多彩的人生。

無數天都不曾親眼目睹日出到訪人間,壹團團烏雲密布於原本應該掛滿白雲的藍天,壹捆捆的雲在空中緊緊的挨著,妳的那句話我不想只是單純的男女朋友而已,已然顯得更加可笑,誓言不過也只是過期的諾言而已。

我也曾經深信不疑,那就應該是妳許於我毫無保質期的諾言,朋友,可是,此刻,妳那句話在我的心裏,竟猶如渾濁的汙水滴落到清澈的小溪裏,亦如當下流行的混搭時裝風格,是事而非的憂郁與沈悶成了唯壹的枷鎖,我卻不曾體會其中的憂傷。

迫不及待地向遠處眺望,烏雲漸行漸遠,沒有閃耀的星星,璀璨的光芒,和煦的暖風親吻著我的額頭,剎那間,微風徐徐的春天,讓我重拾那份珍藏已久的記憶,妳早已離別了,剩下的是殘留的美好記憶,珍惜是唯壹的詮釋。隔壁的家禽也在嘰嘰喳喳地鳴叫著,亦是暗示活在當下,享受屬於自己的今天,創造屬於自己的未來,夜,如此地靜,異樣的漆黑,獨具壹格的特色,溫暖著此刻憂郁的內心,換來了內心前所未有的平靜。

我閉目仰視天空,呼吸其中殘留的余溫,感受屬於我的幸福與溫暖,淚水也不由自主地被烘幹!我竟然尋找到脫離那個原本煩悶孤寂的生活假象,像壹株含苞待放的花朵,雨露與陽光的親吻,壹步步向靈魂深處的城堡前進,丟掉哪些過往的包袱,享受屬於自己的今天。

朋友,真的很抱歉,我逃離了妳原本為我建築的城堡,也亦是之後妳給我變換成落寞與孤寂共存的豪宅,吹不散的點點滴滴,猶如空氣裏的微風,若隱若現,難以捉摸,我唯壹的解決方案就是為自己而存在,呵護自己和哪些愛我的家人。

說到最後,也只能證明,哪些珍藏的記憶永遠也只能停留在內心最深處的角落,隨時都無法觸及,唯有在不經意間,才能邂逅哪些過往的美好!為自己而活是唯壹的詮釋!

老父親的背影

在我每一圈年輪的記憶裏,父親猶如一尊大自然的雕像------雕像並不顯眼,也不高大。父親也似乎從來都沒有向我正面走來過------他總是給我留下最深刻的一面,那就是他的背影!

我家鄉南邊是一條清澈透明的江,叫明江,它源自十萬大山深處。我童年和少年時代的大部分記憶,都是跟這條江有關。也許吧,孩提時代,喜歡的是玩水,喜歡在這條江裏抓魚摸貝殼,更喜歡橫渡大概300米的江面......

而我印象中的父親,他總是在家鄉的北面忙碌------那是一條連綿起伏山脈,山脈的南邊是更矮一些的丘陵,丘陵的山腳是一片肥沃的、連綿數公里的田野。

但是,山卻是父親的幾乎全部的活動場所。當年家裏的柴火、家裏的糧食,以及家裏所談論的話題,都源自這一片山。家裏久不久出現的雪纖瘦一些野生的或種植水果,也是拜山裏物產所賜......父親守著屬於他的那片山丘和土地。他可能總在耕作餘暇,站在山腰,向南邊眺望------那是一片氤氳著夏天傍晚霞光的盆地,盆地的中部,江水彎曲著穿過;由於過遠,他聽不見江水流淌的聲音,但他似乎聽得見他的孩子們玩水的快樂的童聲......

很多時候的早上,父親總先於我們起床,沒有說什麼話,門栓拉開的響聲裏,我睜開眼睛,看見的就是父親的一個背影。清新的風和清晨的斜陽湧進家裏。庭院裏的麻雀,開始吱吱喳喳起來.....

季節已經過了芒種,正是全民51勞動節的時候。但是這片山林和土地上,終於有一個辛勞一輩子的老人,放棄了耕作------他再也沒站起來,他很累了。

我不能清晰地想起老父親的音容笑貌,因為我的雙眼滿含著的是淚花......

可我心裏,卻活著一個老人,他總是那麼的執著,到離開的時候,也只肯留下一個背影而已......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リンク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