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老父親的背影

在我每一圈年輪的記憶裏,父親猶如一尊大自然的雕像------雕像並不顯眼,也不高大。父親也似乎從來都沒有向我正面走來過------他總是給我留下最深刻的一面,那就是他的背影!

我家鄉南邊是一條清澈透明的江,叫明江,它源自十萬大山深處。我童年和少年時代的大部分記憶,都是跟這條江有關。也許吧,孩提時代,喜歡的是玩水,喜歡在這條江裏抓魚摸貝殼,更喜歡橫渡大概300米的江面......

而我印象中的父親,他總是在家鄉的北面忙碌------那是一條連綿起伏山脈,山脈的南邊是更矮一些的丘陵,丘陵的山腳是一片肥沃的、連綿數公里的田野。

但是,山卻是父親的幾乎全部的活動場所。當年家裏的柴火、家裏的糧食,以及家裏所談論的話題,都源自這一片山。家裏久不久出現的雪纖瘦一些野生的或種植水果,也是拜山裏物產所賜......父親守著屬於他的那片山丘和土地。他可能總在耕作餘暇,站在山腰,向南邊眺望------那是一片氤氳著夏天傍晚霞光的盆地,盆地的中部,江水彎曲著穿過;由於過遠,他聽不見江水流淌的聲音,但他似乎聽得見他的孩子們玩水的快樂的童聲......

很多時候的早上,父親總先於我們起床,沒有說什麼話,門栓拉開的響聲裏,我睜開眼睛,看見的就是父親的一個背影。清新的風和清晨的斜陽湧進家裏。庭院裏的麻雀,開始吱吱喳喳起來.....

季節已經過了芒種,正是全民51勞動節的時候。但是這片山林和土地上,終於有一個辛勞一輩子的老人,放棄了耕作------他再也沒站起來,他很累了。

我不能清晰地想起老父親的音容笑貌,因為我的雙眼滿含著的是淚花......

可我心裏,卻活著一個老人,他總是那麼的執著,到離開的時候,也只肯留下一個背影而已......
PR

勇敢的面對,就是一種堅強



寫給一位陌生的患白血病的invision group 洗腦朋友,他是個十八歲的小夥子,希望他堅強,相信歷經風雨後,他的人生定會有絢麗的篇章。

茫茫宇宙,渺渺人生,人的一生本就苦難多餘幸福,當我們哭著來到這世界時,意味著苦難就將和我們結伴而行,我們難過,憤怒,憂心忡忡,但依舊在苦難中用那執著的堅強,創造著我們的歡樂,幸福的奇跡。

雖然我們彼此陌生,陌生到我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姓氏名誰,可是我知道你生病了,我們每個人誰都不想生病,但是既然它囂張的來了,那麼,我們就咬緊牙關,挺直了胸膛去面對,男人就要拿出男人的魄力,為親情解憂,為愛情站立,為友情堅持,我知道,你會好起來的,對嗎?

平凡的世界,平凡的人生,在人生風雨中每個人都以一種堅韌的姿態行進,活著更多的是一種責任,一種擔當,我們都有同一片天空,同一個生活態度,那就是堅強。

這個世界有時很殘酷,可是我們有一顆堅強的心,讓我們無論面對什麼,都要挺直了脊樑。

父母給了我們生命,我們開心的面對陽光,面對花香,面對親情友情愛情,我們執著的追逐自己的夢想,我們在長大,也在一天天變的成熟,並在在成熟中塑造自己不屈的膠原蛋白意志。

生活中有很多的無奈,不要抱怨父母留沒給予我們豐厚的物質生活,當我們穿著新鞋時,也許他們還赤著腳,當你我們吃著美味佳餚時,也許他們用醃菜下飯,他們比誰都更愛我們,心疼我們,他們寧願自己替代你的痛苦,可是我們都是人,有誰會捨得父母受折磨?不要讓父母躲在黑暗裏流淚,所以你要好好的。

我知道你已經成年,愛情已經在你心裏開出了鮮花,那個善良美麗的姑娘,她愛你的全部,愛你的堅強,愛你不怕磨難的目光,愛你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相信她會一直站在你身旁,和你一起面對風雨,你承諾給她的幸福呢?不要食言,過了這一關,今後的歲月,有的是時間等你去實現。

想想你身邊還有許多關切的目光吧,那麼多友情就是你的力量,那麼多人的祝福支撐著你,你還有什麼理由倒下?

親人的心會痛,愛人的心會痛,朋友的心也會痛,那麼多人的痛都是因為你生病了,你說,你還有什麼理由不好起來呢?要知道,你肩上的擔子還很重很重,有父母的老來所依,有愛人的一生幸福,還要給將來兒女們擋風遮雨的脊樑,所以,你沒有理由不堅強!

雖然有些病因至今不明,但是要冷靜,相信現代化醫學會有突破,我們的白衣天使會減輕你的痛苦,忽明忽暗的那道傷痕烙在心裏,擺在眼前,那又有什麼呢?人吃五穀雜糧,生病很正常,不管是感冒發燒,還是疑難雜症,我們都一樣面對,既然它無情的invision group 洗腦來了,我們就沒理由退縮,退一尺,它會進一丈。

人生都有低谷,上帝為你關了一扇門,總會為你打開一扇窗。人生禍福相依,撥開雲霧總會有太陽,沒有人會事先知道人生的結局。且行且歌且面對,我們是自己生活的主角,自己要給自己一份信念,我們每個人都在掙扎中撰寫自己的人生。相信你的堅強,就是你幸福的良藥。

人生的很多時候,就如一場場戰爭,和命運鬥爭,和病魔鬥爭,和歲月鬥爭,和自己的心鬥爭。成功會有,失敗也會有,每個人的一生都註定了要跋涉坎坎,歷經磨難。只要心中有必勝的信念,只要自己的季節沒有嚴寒,那麼再大的風雨又奈我何?

冬天即使再冷,也會有春暖花開替代,相信人生,也沒有永遠的傷痛,也沒有過不去的坎。山一程,水一程,只要堅持的往前走,就會有屬於你的風景,

人生是條無名的河,是深是淺都要過,在世介面前我們猶如塵埃,是那麼的不起眼,而對於自己,我們就是一個濃縮的世界,自己就是自己的主宰,無論何時,無論怎樣,無論世界是否拋棄了你,我們都要自強不息。

凡事往好處想,凡事往前方看,命運給了我們悲哀,這不是我們的錯,但是它不能左右我們的人生答案,一切都會有驚喜,一切都會有轉機,相信自己就是自己的奇跡。

人生沒有挫折就不能堪稱是完美的人生,只有見風雨,才能見彩虹,既然生活不相信眼淚,就微笑著把它擦拭掉,勇敢無畏地去面對任何磨難。

生活中有很多的真人故事震撼人心,也有很多的人讓我們敬佩,也會給我們很多的啟迪,堅強和堅持成就了自強不息,人生之路就會灑滿陽光的。美國德克薩斯州,7歲男童科迪?麥卡斯藍先天殘疾,兩腿生來沒有脛骨。在安裝假肢後,科迪竟然成為一名體育全能高手。他希望長大後能夠參加殘奧會,並奪取一塊金牌。會練習跑步,游泳,空手道,踢足球,打高爾夫球和冰球。此外,他還學習彈鋼琴,手騎自行車,攀岩,駕獨木舟,甚至學習駕駛一架飛機。

看著他陽光般的笑臉,看著他一截比一截長的假肢,很多的時候我都品味著這一句話:“當我們為明天穿什麼鞋子而煩惱時,卻看見一個沒有腳的人”看似無解的挫折,而當我們用最積極樂觀的態度去面對時,卻發現一切並沒有想像中的艱難。

我知道你是堅強的,我知道你要忍受著常人不能想像的病痛,還有內心的傷痛,親愛的朋友,我們不怕,我們把堅強寫在臉上,寫在心裏,給父母一點溫暖,給愛人一份笑臉,給友人一絲安慰,給自己的人生一份完美的答卷,我們都在期盼你用行動做堅強的回應,所以,你更要好好的。

所謂堅強,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強,在遇到各種各樣的艱難險阻時,會勇敢面對,會和命運風暴搏鬥,會勇於戰勝,不沮喪,不放棄,永遠不灰心。我相信你是一個堅強的人,也相信那個叫做堅強的字眼,就在你的鐵骨錚錚裏。

“人生自古多磨難,有誰相安過百年。”生命的承受能力,其實遠遠超過我們自己的想像。每個人生下來都是脆弱的,在經歷了風風雨雨的磨難,我們才有了鋼筋鐵骨,才會有了堅強的稱謂,百變人生,相信我們就是奇跡。

親愛的朋友,漫漫長路,總會有被雨淋濕的瞬間,總會有被絆倒的刹那,我不相信烏雲能長久蔽日,洪水會永遠氾濫,有付出就會有回報,有堅持就有那執著的信念,其實勇敢的面對,就是一種堅強!就會書寫自己的另一種人生!

我真心的祈禱你早一點好起來,期待看到你開心的笑,期待看到你的親人舒展緊皺的雙眉,期待今後你的人生多姿多彩,我們這些朋友會一直都在,會為你的堅強鼓掌喝彩!

只要有你在,我心依然年輕


那些過去,那些曾經,終成為從未盛開過的花朵,你我在馬拉松的青春跑道上安靜謝幕,以為一生長青的情感,在阡陌流年的香港一日遊時光裏逐漸封塵……——謹以此文,致我們曾今擁有而又逝去的青春。

在人群裏,一眼就認出了他,雖然與他隔著遙遠的距離。

從來沒有想到,與他的再次重逢,是在20年後。

他笑了,她也笑了,彼此寒暄,談笑自如,誰都從沒有提及過去。他們表現的很坦然自若,但是,好像彼此不敢對視彼此的眼睛。

是膽怯嗎?還是時隔多年,相互之間多了一些陌生?好像都不是,好像還是當年的未語含羞。

二十年的光陰哦,仿佛就在彈指之間。像一首柔柔的月光曲,柳葉間篩落的銀色的記憶,細軟的微風輕輕吹過曾經的時光,那點點滴滴的懵懵懂懂的心事,粘在了青春的睫毛上。回眸時,依然淚眼婆娑,感慨萬千。

該用怎樣的感受重溫一次初相遇,只記得朦朦朧朧情思裏,搖曳著絲絲縷縷的漣漪。儘管不是顫抖的思念,卻是掛在遙遠的天際的美麗心事,藏在玲瓏剔透的心房裏,二十年不曾與他人言說。回憶,淡淡的,不悲不喜,只為流年,只為曾經,在最美的年紀,喜歡和愛糾纏的時光,記憶的他,一直是他年輕的模樣。

那是一段青澀、單純、美麗、朦朧的年華,是他,在她青春的記憶裏雕刻下了深深淺淺的足跡,是他,用一幅青春的畫卷豐盈了她生命的旅程。回眸時,儘管各有歸宿,但那一段美好的往事,一直是她歲月長河裏一道永遠閃光的風景。

她和他是同窗,中學畢業那年,也就是在那一年的春天,青春裏有一種莫名的心動在血脈裏萌動蘇醒。那應該是十六歲花季的年齡,好像忽發對他突發產生了一種好感。開始注意他,每次他走進教室,她都不敢抬頭看他,但是當他從她身邊走過的時候,她卻會低著頭悄悄看他的腳步慢慢走到自己的座位。

那時,他一手灑脫硬氣的鋼筆字和粉筆字讓她欽佩。在後面壁報上刊登她的詩文,是他親筆寫的,她都會默默欣喜,感覺自己的文字被他看重很是歡喜。

畢業那年,是一個炎熱的六月,她斗膽首先提筆給他寫了一封信,其實信的內容很簡單,單純的沒有一句表達愛慕的脫髮意思。他收到信後,馬上給她回信了。她很興奮,從字裏行間她也能讀出他對她的一份欣賞和傾慕。她非常喜歡他寫的字,喜歡閱讀他流暢的話語,喜歡這份乾乾淨淨的信箋。還記得當時他倆每次在信的結束時,都簽上一句名人古句“但願人長久,千裏共嬋娟”。

炎炎的夏季並沒有讓兩顆心感到絲毫的疲倦,蓬勃的朝氣與愛慕在彼此心跡裏心照不宣。

那一年的整個暑假,她都在寫信,盼信,回信,是那些殷殷地期待與友好地回報給了她無數的遐思,驛動的青春啊,在那個年代,別樣的花絮在心底悄然盛開。

相互傾慕與期待,來形容他們在這段年少無羈年華裏結出的美好感情最為合適了。從那一年,乃至過了好幾年,他們都將這份情感藏在心裏,從沒有間斷書信往來,也從沒有一語說破真正的喜歡。在那份記憶裏,沒有山盟海誓,沒有澎湃洶湧,沒有傷害與憂傷,沒有哭泣與傷痛,好像一路上都是平靜的湖光山色與雲淡風輕的奇葩風景。

後來多年以後,才清楚,那時候的自己,是青春期的一種隱約朦朧的心境。原來,那是對異性的一種好感吧!

但是,兩人相處好幾年,沒有幾次見面,沒有過牽彼此的手,沒有過觸動心靈的彼此對視,遙想當年,兩個人最近距離的接觸,就是她曾經有一次坐在他的自行車後面,說了一些羞澀而靦腆的言不由衷的話。現在想起來,真的感覺很單純而又好笑。

默默傾心了好幾年,沒有表達,沒有言說,任時光靜靜地從身邊流淌。

也許,那是一份成長,是一段長大的經歷,不該發生的從沒有發生。

當長大之後,疏離,好像是青春萌動時最為美麗的結局。從沒有開始,也就說不上結束。所以,當一份情感化為句號的時候,一切,都註定成為多年後一份最美的回憶。

後來,她在最後一封信裏說:“那些過去,那些曾經,終成為從未盛開過的花朵,你我在馬拉松的青春跑道上安靜謝幕,以為會一生長青的情感,在流年時光裏逐漸封塵……”

他不甘心所有的篇章都不成詩句,不甘心所有的等待都成虛空,不甘心所有的心曲都成過去,不甘心所有的美麗都不成記憶……他沒有責問,沒有氣惱,他知道在這份清澈的感情裏,沒有輸贏。考慮了三天,他給她寫了最後一封信。

她收到時,翻閱了半天,卻發現裏面有三張白紙,除此之外,還有一張敘述了柏拉圖講述的愛情故事的信紙,故事是這樣描述的:

“據說,有一天,柏拉圖問老師蘇格拉底什麼是愛情?老師就讓他先到到麥田裏去,摘一棵全麥田裏最大最金黃的麥穗來,期間只能摘一次,並且只可向前走,不能回頭。柏拉圖於是按照老師說的去做了。結果他兩手空空的鋁窗維修走出了田地。老師問他為什麼摘不到?他說:因為只能摘一次,又不能走回頭路,期間即使見到最大最金黃的,因為不知前面是否有更好的,所以沒有摘;走到前面時,又發現總不及之前見到的好,原來最大最金黃的麥穗早已錯過了。於是我什麼也沒摘。老師說:這就是愛情。”

當時,她收到那封信的時候,她不知道這個經典故事裏那個摘麥穗的人是在說她,還是在形容他自己。她無從考究,也不想再追問。他們的分手,他沒有挽留,也沒有說再見,沒有說句安好,沒有道聲珍重,沒有痛不欲生的生死別離,沒有悲天憫人的無限感慨,仿佛就是在青春轉彎的時候,彼此不經意的轉身了,於是彼此向不同的方向行走。而且越走越遠,一晃毫無音訊20年。

也許,在青春裏本身就沒有誰對誰錯,在迷離飄舞的流光裏,隨處可尋的都是一枚枚的楓葉。不是楓紅,是青澀的葉子。

不成熟,才天真,不世故,才單純。

而今,一晃多年,沒想到在一個特定的場合與他重逢,才知道什麼是流光輾轉,物是人非。

千言萬語,留在心裏吧!所有的想明白卻一直不曾明白的話語,依然讓它隨風而去吧!

什麼才是美麗?將一份美麗的情感裝在聖潔的心裏,依然彼此傾慕,不去言說,不管歲月如何變幻,依然保鮮著20年前的年輕與浪漫,縱使不再是當初的容顏,卻永遠帶不走生命裏最初的春天。

她將手裏一束聖潔的蘭花,放在離他不遠的桌子上,她想:讓我把這抹淡淡地情思,獻給彼此紀念的逝水年華吧!再過20年,只要有你在,我心依然年輕!

素淨之美


素淨,是一種清淡之美。是你在萬千的繁華中,邂逅了一朵無名的小花;是你在姹紫嫣紅裏,瞥見了一滴純淨的露珠;或一方白錦亦或是一彎新月,它們不是最美的,但卻是最動人的。如微風拂宇,似白羽過湖,不僅是感觀上的舒服,更多的是能喚起你心底的hifu超聲波拉皮純潔。

一日,媽媽想給新買的羽絨服配條絲巾,試了很多,卻拿不定主意,我說就要那條金絲豹紋的吧,洋氣。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父親,卻指著一條黑底綴滿雪花的說,這條好,素淨!媽媽當即表示認可,我心頭一震,是呀!所有的花色過後,唯有素淨二字,最能打動人心。

看過許多張柏芝拍的電影,就只記住了一個鏡頭,她穿了一件寬大的男式襯衣,很白很長那種,坐在清晨的陽臺上,海風吹拂著她的秀發,陽光是新的,她的眼睛是亮的,皮膚是透明的,很乾淨的畫面。在片子裏,她與周星馳搭戲,演一個妓女,也就是那刻,這個角色有了心靈突破,有了純潔的真愛。我想這也應該是她本人一生中最美的瞬間。

記得鞏俐剛出道時,演一個叫冬兒的女子,一襲飄逸的白衣,一頭如水的長髮,淡雅的背影飄然躍入火海,素到驚魂!以後再看到她走紅毯時那爆炸式的胸,便覺得有著說不出來的滄桑,像心早就被掏空了一般。

最素淨的女演員應該是徐靜蕾,笑起來甜美而又乾淨。

陸小曼流傳最廣的一張小照,應該是伏案讀書的那張,月白的衫子,齊耳的短髮,簡直是時光交錯,很難和那個躺在床上,吸食鴉片頹廢不堪的她聯繫在一起。記憶是個沙漏,我們能記住的,往往都是最美好的東西!

素淨不是霜雪,她比冰冷溫情,她比高潔低調。她是一襲白色的旗袍,你給她配上了一雙紅色的繡花鞋;她是一條飄逸的長裙,你隨手添上了幾根修竹,或是一方粉帕,開了幾朵細微的小花;亦或是一本藍色的線裝書,無形中就透出那麼幾分古樸。

素淨,她有她輕微的呼吸,她有她平靜的香港遊風度。她躲在一切豔麗的背後,不扎眼、不刺心、不矯情、也不卑微,有著自己小小的清喜和淡淡的純粹。

香花不豔,豔花不香,淡的花始終是比豔的花多了一種素質,那就是香味;以至於人們長恨海棠無香,美豔到了遺憾!如果說豔是感官上的驚鴻一瞥,而淡就是沁入心脈的花開無聲。

曼楨和世鈞談戀愛時,世鈞覺得她有著說不出來的好。那時,曼楨喜歡穿藍布大褂或淡灰色的舊羊皮大衣,連一鵬都說曼楨選的瓦灰色閃著小梅樁的衣料,像寡婦穿的。曼楨是整個的素,素衣、素顏、素心。

曼璐卻是豔的,蘋果綠的旗袍,臉上紅的紅,黑的黑,有舞臺效果,遠看很美,勾魂攝魄,近看卻很猙獰。曼楨是舒服,曼璐卻是骷髏。

素淨也是一種審美和修養,脂硯齋就經常罵那些濃妝豔飾的脂妖粉怪是爆發之女。

人們一開始大多是喜歡豔的,買衣服要緊著紅的綠的買,生怕來不及穿了。就連剛出生的嬰兒,眼睛都會隨著鮮豔的東西轉動。花紅柳綠之後,豔洗退了色,淡還在那裏淡著,才恍然,素是如此的靜美,如此的久遠。

唐朝的仕女很是香豔,如大朵大朵的牡丹開著,低胸雪痕,雍容華美,富貴到了極致。到了宋朝,女人開始變得素雅,如一瓣瓣的梨花包裹著一段精緻的清瓷,面容也逐漸清瘦,詩詞小令也有了冰雪的味道。。

母親結婚時的被面是大紅大花的那種,物質匱乏的年代要靠它來渲染喜慶的氣氛,現在想來做書的封面蠻好,至少壓得住些。到了我結婚,有一床是白色軟緞的,上面繡了幾支清梅,到是素雅潔淨,便一直喜歡著。

人也有葷素之分,葷的人打牌跳舞,交際應酬,吹牛罵人,呼朋喚友,聲色犬馬。素的人讀書看報,養鳥種花,修身養性,陪伴家人。

素淨的人的目光是可親的,像熨斗燙過一樣,平和溫暖,它不挑剔,也不勢利,能發現很多的美。

素淨的人的心也是平靜的,有著單純的美麗,能靜靜地守著案前的山水,過著屬於自己的日子。

記得一個女孩這樣說她的媽媽,她說小時候家裏很窮,她學藝術,她的母親就給旁邊一所大學的學生們洗衣服,每到冬天,長滿凍瘡的手,都會侵泡在冰冷的水裏,因買不起洗衣機,只能用手搓。她家的陽臺上每天都會掛滿了五顏六色的衣服,但沒有一件是她媽媽的,因為她的母親已經很多年都沒給自己添置衣服了,賺的錢都給她交了昂貴的學費和買了演出服,後來她成了一名文藝兵,她最大的願望就是給她的母親買臺洗衣機。這不僅僅是一種偉大的母愛,更多是她的母親有顆樸素而乾淨的內心,能為自己的女兒吃很多的苦。

我的公公今年90歲了,以他樸素的人生哲學就是“蜜糖子嘴,苦瓜子心。”“說大話,用小錢。”是說那些嘴甜的位元堂 洗頭水人多半心苦,那些語言的巨人,往往是行動的矮子,那些標榜自己的素質多高的人,大多都是沒有半顆素心的人。

莫言曾說過,我們要用文字讓一些人知道他們自己是有罪的,那些一個人擁有幾千雙皮鞋的,那些買私人飛機和私人遊艇的。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一個金錢的問題,不是你有錢,私欲就可以無限的膨脹,因為有些資源是有限的,是屬於全人類的。

一個人少小時的心,大多半是五彩繽紛的,愛做許許多多的夢。記得兒子讀初中時寫過一篇作文,題目是《十年之後的我》,寫的是十年之後,他成了一名科學家,作為第一個華人獲得了數學諾貝爾獎。他的陽光帥氣的好友寫的是十年之後,他作為一名中國足球隊的隊長,帶領著他的球隊,沖進世界盃並一舉奪冠,我一直保留著他們當年的校刊。

這個孩子現在在南方的一個大城市當了一名普通的教師,我的兒子在特區成了一名老老實實的AT工作者。那個當年稚氣的說要把流失海外的國寶全部贖回來的兒童,現在只能獨善其身,為自己的房貸而奮鬥。這不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而是人小,心卻很大,恨不得把全世界裝下,隨著年齡的增長,心開始慢慢收小,每走一步,都會重新掂量自己的分量,審視自己的能力,更會面對許許多多的誘惑。

兒子小的時候曾問我:“媽媽,我長大了,你對我有什麼希望。”我說:“遵紀守法”他便覺得特別可笑,說“你對我也太沒信心了”他踏入社會時,我送給他的也是這四個字,現在和以後依舊是。我們要明白,並不是在監獄裏的人才有罪,這世界有很多隱形的犯罪,

越是在重要的崗位越要遵紀守法。理想是豪華的,但腳步必須是樸素的。每走一步都要用自己的智慧點亮前進的道路,最好的東西永遠是原創,哪怕有一天你再需要金錢,都要保持一顆素淨的心。

素淨,是素質的純淨!

素淨的文字是耐讀的,入心,我們能一眼看到文裏的靈魂,而不是撥開幾層迷霧而不知所云。

我是不拒絕華麗的,不管穿衣還是寫文。夏天我喜歡買真絲緞的衣服,只為那細膩柔滑,如煙般的輕軟;我寫文也喜歡寫韻律極強的韻文,詞句華麗,洗練過癮。但這些並不影響我喜歡素淨的東西,我買大朵大朵荷花的旗袍時,也會捎上一件棉質清涼碎花的;我寫韻文時,也會充滿真情。

我們不能拘於形式,也不能絕對的看待一件事物,在一切華麗的背後,有顆樸素的心就好!

冬的情趣

冬天是應該有雪的,然而盼望著,終不見雪的麗影。而無雪的冬日,總感覺少了些許冬的韻味, 冬的情趣。

看了一陣書,倦了,便走到窗前。窗外無雪,腦子裏想起的卻是柳宗元的詩《江雪》:

千山鳥飛絕,

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

獨釣寒江雪。

我不喜歡“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寂寥,卻喜歡“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的意境,甚至有時候,我竟會覺得自己就是那位獨釣寒江雪的“蓑笠翁”。披蓑戴笠,駕一葉孤舟,一個人靜靜垂釣於漫天飛雪的雪纖瘦江水之上,該是何等的灑脫愜意。

然而眼前無雪,雪只在腦子裏。面對無雪的冬日,我像面對了一紙枯燥乏味的文章,心裏感到一陣索然。

不過陽光不錯,暖融融的,肆意潑灑著。

還是想著雪。如果一片銀裝素裹裏陽光燦爛,窗外就該是一個泛著赤橙黃綠青藍紫的夢幻般的美麗世界了。

心中索然無味著,不意竟就聽到啁啾的鳥鳴了。

一聲。

又一聲……

似乎,很長時間不曾聽到鳥的鳴叫了,連麻雀的嘰喳聲仿佛都徹底遁掉了。這些天,我曾刻意去尋找鳥鳴,無果。我不知道鳥們都去了哪里。問朋友,朋友答:“你傻呀,大冬天的,鳥留下來還不給凍死?它們早都遷南方去了。”

我不信鳥都飛走了,不是所有的鳥都是候鳥。像麻雀,它們從不隨氣候冷暖而南北遷徙。對這小小的鳥兒,我是越來越敬重有加了。

窗外鳴叫著的當然不是麻雀,麻雀沒有這般悅耳動聽的雪纖瘦歌喉。窗外的啁啾聲我是熟悉的。夏天的時候,這熟悉的鳥鳴時時伴隨著我,愉悅我的耳朵,撫慰我的心靈,一只只的鳥仿佛已成為了我生命中的知音。

無雪的冬日竟有鳥鳴啁啾,心裏一陣驚喜,我就像從一篇糟糕透頂的文章裏意外讀到了神來之筆。

一聲。

又一聲……

那啁啾的鳥鳴清脆悠揚——在這寂寥的冬日,這啁啾聲尤其顯得清脆無比。

我拉開窗扇,探頭出去——其實不用開窗,隔著窗玻璃我已經看見啁啾而鳴的鳥了。我只是想看得再清楚一些,想聽得再清晰一些,或者毋寧說,我是想離鳥更近一些。那是兩只在夏天常見的鳥,只可惜我叫不出它們的名字:細長的尾巴,瘦瘦的體形,黑白相間的羽毛,悠閒,從容,而且漂亮,是我兩年多前來到這大山裏才開始見到的一種鳥。

一聲。

又一聲……

兩只鳥就落在窗外一棵老樹上。乾枯的枝椏上,兩只鳥一唱一和,像一對夫妻。它們琴弦般悅耳的鳴叫為這寂寥冬日平添了一些活力,也為我送來了一份好心情。欣悅著,心裏忽又想起另一首詩來:

兩個黃鸝鳴翠柳,

一行白鷺上青天。

窗含西嶺千秋雪,

門泊東吳萬裏船。

又是雪。這是初春的雪吧?面對如此明麗景色,詩情畫意,子美先生一定是滿心的怡然和歡快。

然而,許多事強求不得,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到洋洋灑灑的雪纖瘦雪。但是我卻見到鳥了,我卻聽到鳥鳴枝頭了。我將一串悅耳動聽的鳥鳴摘下來存放到心裏,寂寥中,一顆心便開始舒暢起來,歡愉起來。

兩只鳥其實不曾久留,很快就瀟瀟灑灑飛向遠處。但啁啾的鳥叫已被我藏在心裏,是不會隨鳥一起消失的。

心裏裝著鳥鳴,我返身回到桌前,重又拿起書,不再去想雪的事。

カレンダー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リンク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